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健康 > 正文

SIG、长岭资本接连加注,望里科技用精神科数字疗法“探索人类大脑”

互联网 2021-06-02 00:00

  精神疾病已成为难以回避的社会问题,市场需求巨大;而数字疗法的兴起,则为精神疾病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治疗方式。

  庞大的市场需求为精神疾病治疗领域提供了成长土壤。从患病的人数来看,根据2017年发布的中国精神卫生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成人任何一种精神障碍(不含老年期痴呆)终生患病率为16.57%,12月患病率为9.32%。从病种来看,焦虑障碍为构成精神障碍的五类主要疾病的最高一类,为4.98%,其次为4.06%的心境障碍。此外,毒品也是造成人体精神系统受损的一大原因,预估实际吸毒人群已超过1000万人,精神健康影响人数广泛。

  数字疗法则是精神疾病患者的一种无副作用的“电子药”。数字疗法是一种经过临床验证的严肃诊疗手段,是由软件及算法驱动,需要医生开具处方才能获取使用的治疗评估产品。

  对患者真正有价值的数字疗法产品都需要临床证据,经过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获批或认证,才能如药物一般作为医生的处方之一提供给患者。目前,FDA已批准多款处方数字疗法产品,涵盖了30多种适应症。其中,精神科数字疗法在已获得审批的数字疗法中数量最多,涉及了药物滥用、失眠、ADHD、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等多种精神类疾病。截至2021年5月21日,9家获批的企业中有5家均为精神科数字疗法。

1.png

  精神科数字疗法受FDA重视,资本、药企纷纷加注

  治疗、评估和预防是数字疗法的三类功能。其中,特定疾病的治疗功能是数字疗法最开始兴起的根本原因。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精神科数字疗法如此受FDA等权威机构的重视。

  精神科数字疗法具有极大的临床价值,最重要的作用在于能够改善精神疾病的核心症状。在数字疗法产品的30多种适应症中,数字疗法为多数慢性疾病赋予的意义更多的是帮助提高患者的依从性,而非是直接改善疾病核心症状。但经过严肃的临床研究所证明,精神科数字疗法能够直接改善疾病的核心症状,可以作为传统治疗的补充治疗方式,而非仅仅是提高对传统治疗的依从性;而且,精神科数字疗法不会产生副作用,可随时随地自助式治疗,且适合早期、轻症或者其他不适合用药的患者。

  在资本市场上,精神科数字疗法企业也备受青睐,知名机构入场、融资轮次的后移、单笔融资过亿已成常态。

  Pear Therapeutics是全球第一家获得FDA批准的数字疗法处方的精神医学公司,2015年获得首轮融资后得到了飞速发展,现已完成D轮融资,融资总额达到2.34亿美元,淡马锡控股和软银均有领投。Akili专于认知障碍领域,于2020年6月获得了FDA的突破性创新器械认证,是数字疗法联盟的创始企业之一,已经完成由淡马锡领投的C轮融资,总融资资金达到了1.409亿美元。

  除了资本押注精神科数字疗法外,数字疗法可以与药物配合使用的自然属性,也极大地激发了大型制药公司通过投资、合作的方式为自身生态圈增量的兴趣。如瑞士制药商诺华制药参与了Pear Therapeutics在2018年的每一轮融资,金额总计7000万美元;武田制药、Orexo等知名上市制药企业也都纷纷布局数字疗法领域。

  国外数字疗法正如火如荼。可喜的是,无论是从庞大的疾病诊疗患者基数来看,还是从移动网络智能设备来看,我国的数字疗法市场发展势头也不可小觑。

  望里科技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正面迎战精神类疾病核心症状改善难题的数字疗法企业,经过多年深耕,已在精神类疾病领域形成多元的产品管线布局,如抑郁、成瘾、PTSD等。

  随着与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这三家国内精神疾病泰斗级医疗机构、及众多其他精神疾病医疗机构的深度合作,望里科技部分产品已推进入院及临床试验,有望成为国内首批获得权威机构认证的精神疾病数字疗法企业。

  多管线业务布局,上万例数据积累已建立完整数据模型

  为了避免因产品线、技术储备过于单一日后成为企业发展掣肘,从一开始,望里科技便明确了多管线业务布局的战略。为此,望里科技建立了一个可扩展的基于人工智能和生理多参数的评估与干预技术平台,在平台基础上,根据精神类疾病与心理问题的不同而采取不同的技术和任务设计,发展出了干预类和评估类两大产品线及十余项不同疾病产品。通过平台积累的数据和算法模型,来驱动不同载体上的软件,如移动APP、PC端、VR/AR端等。

  经过多年深耕,望里科技已积累了上万例干预和评估数据,产品模型的准确度得到显著提升,在行业中具有显著领先优势。

  如望里科技成瘾产品经过前期上万例数据积累,已建立了完整的数据模型和患者的学习曲线,基于此建立的自适应算法能够对患者推送不同的干预内容,从而实现精准干预。在百名戒毒人员的对照实验中,79%的人有效地降低了针对毒瘾的注意偏向,提升了对毒品的抵抗能力;认知产品方面,通过积累的数据和自适应算法模型,也取得了较好的干预效果。77%的被试人员有效提升了记忆力水平,改善了认知情况;在抑郁和PTSD方面,望里科技也已完成了大样本的数据累积和模型建立的工作,并且取得了较好的研究成果。

2.png

  尤其在抑郁方面,望里科技成果显著。近年来,由于抑郁导致的个人安全和公共安全事件频发,带来了诸多家庭和社会不幸。抑郁往往带有很强的隐蔽性,一种情况是抑郁患者可能并不希望让他人知道自身的自杀倾向,另一情况是抑郁患者不愿意被他人知晓自己的病情、不愿意去寻求医生或者心理咨询师的专业治疗。这样的情况带来的是,在评估端原有的主观方式难以识别出真正有自杀危机的抑郁患者,在干预治疗端有很多患者并没有被覆盖到。

  望里科技针对上述两个难点,研发了基于生理数据的客观评估系统、和基于在线认知行为疗法的移动端数字疗法产品。以数字疗法为例,这是一款基于手机的移动APP,以清晰的操作步骤,高度结构化的多种媒介互动方式(动画、视频、声音、交互训练等),来实现对患者的认知行为治疗。这样的产品突破了时间、空间限制,通过游戏、互动等多种形式,增强患者参与度和依从性,自带的便捷和私密属性,也能降低患者压力,提升疗效。

  值得注意的是,从产品研发的角度,这并非仅仅是开发一个APP的工作,更多的是医疗级的产品设计和验证。其难点有三:一是只有在大样本的数据积累后建立患者的学习曲线,才能够更好的设计干预治疗内容,进行“对症下药”;其二,是在将传统的线下认知行为治疗转化为互动程序的过程中,内容工具的选择和交互设计很重要,在如何提高患者的易懂性、依从性上很有挑战,要有反复试错的打磨;三是产品成型后,还要进行大规模数据的采集和验证,只有经过临床确认确实有效,产品才可以上市。

  望里科技抑郁产品刚刚研发完毕,便得到了来自学校、消防等多方客户的广泛关注,普遍希望能够迅速投入使用,而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抑郁的波及范围如此广泛。

  事实也确实如此。从精神疾病的特点来看,患者的治疗环境并不能局限于院内,院外环境的专业干预治疗对患者的症状改善、复发防治也具有重要意义。基于此,望里科技在商业模式上也做了相应的布局:以患者为中心,兼顾了专业医疗机构和社区、政府的需求,包括如上述提到的教育、司法等行业需求,形成了一个院内院外相结合的商业化路径。

3.jpg

  行业早期入局者,获得SIG、长岭资本青睐

  专注于精神疾病,基于多管线研发、多场景触达的发展战略,望里科技真正实现了以数据为准绳、以患者为核心。而这一切,都与望里科技团队的能力和行业积淀密切相关。

  先发优势是望里科技一大竞争力所在。望里科技成立于2017年。彼时,国内数字疗法尚处于一片蓝海,早早入局使得望里科技有足够的时间修炼。

  强专业团队加持是望里科技有能力多管线布局的底气。望里科技研发团队大多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大学药物滥用研究所、北京师范大学脑科学研究院、中国科学技术研究院以及纽约石溪大学等国内外知名高校,涵盖了临床心理、认知神经、计算机算法等诸多专业领域,兼具了各个细分领域的人才。在精神疾病专家方面,与望里科技深度合作的PI均为精神疾病泰斗级专家,对该领域的医疗经验和行业发展均有深刻的理解。

  蓝海市场、具有竞争力的技术、产品,一直是资本的心头爱。在望里科技投资人一栏中,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长岭资本等知名基金均在其中。

  SIG是望里科技的A轮投资人,投资数千万人民币,对于望里科技的定位,SIG管理合伙人龚挺评价说:“望里科技积累了大量科研和临床研究成果,并且结合人工智能和互联网产品思维对精神疾病的核心症状做数字化的分析和诊断,是难得一见的数字医疗公司” 长岭资本管理合伙人蒋晓冬也表示,望里科技以AI驱动数字疗法创新的潜力早已显现,“长岭资本长期看好数字疗法赛道,作为望里科技的首轮机构投资人将一如既往的坚定支持公司的发展。”

  望里科技创始人李岱这样说到,”我们不是一家追逐风口的企业,在数字疗法在国内尚未兴起之时我们便开展了这样的工作,具有高临床价值和商业价值的产品,是我们一开始就有的探索人类大脑的愿景。”身处于一个正在蓬勃兴起的新兴领域,作为国内数字疗法的领先企业,望里科技将与同行业伙伴一切,共同推动精神科疾病领域的数字疗法发展。


标签